当前位置:首页 > 西北风采 > 青海省工作动态

青海省工作动态

索布查叶的“水滴”——走进三江源⑥

来源:青海日报 时间:2021-11-15

  8月,是嘎嘉洛草原最美的季节。

  远眺索布查叶,山脉顶部云雾环绕,山坡上青翠欲滴,山脚下无数银链般的细流在广袤的草地上开枝散叶。

  2020年8月11日,治多县首个青年志愿者服务队——多彩乡达生村索布查叶水源保护青年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

  巴洪加罗是土生土长的达生村人,也是服务队发起人和负责人,在他的记忆中,以前曾出现过聂恰河部分源头趋于枯竭的现象。作为传统的畜牧业大县,草场和牛羊是治多县牧民的生计来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牛羊数量急剧增长,过度放牧导致草原生态恶化、草地沙漠化,水污染问题凸现。除此之外,盗猎分子的猖獗也加剧了人与自然的矛盾。

  在达生村村委会的一间展览室里,展陈着上百张照片,涵盖自然风光、高原动植物、民俗文化等,但最显眼的却是几张动物骷髅的照片。“你看,这张是1996年在银加雪山拍摄到的一具野牦牛的尸骸。”服务队另一位负责人江永才仁说:“在高原地区拍摄到动物骨架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随着雪线不断上移,我们拍到一些很原始的打猎工具,这就说明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由来已久。”

  “2004年,达生村的牧民为了护佑水源地、保护脆弱的家园生态环境,自发组织成立了一支志愿服务队,这就是索布查叶水源保护青年志愿者服务队的前身。刚开始,只有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加入,但随着大家逐渐认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加入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巴洪加罗说。

  2004年,三江源地区的生态保护还处于初级阶段,但达生村的牧民从那时起就开始监测水源、保护环境、收集整理民俗文化……服务队已经从当初的4人小组发展到如今的96人团队,并分为摄影、旅游、艺术、传统文化、办公等10个小组,他们中有老人、有青年、有小孩,也有干部、老师、学生。

  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是监测水源的时节,每到这时队员们会按照监测区域和路线重新分组,之后带上所需工具踏上一条又危险但又充满未知和期待的监测之路。

  在巴洪加罗的印象中,要数2017年3月的那次监测最让他难以忘记。“连日大雪,山路被封,但枯水期的水源监测已迫在眉睫,于是我和经验丰富的队友藏扎不得不再一次踏上监测之路。第一天有惊无险,第二天就麻烦了,14时左右车陷进雪坑里出不来了,四周又看不到一个人,我俩刚开始用铁锹挖,越挖车陷得越深,后来改用手刨,到了晚上更是天寒地冻,有种绝望的感觉,直到凌晨4时左右才把车拉出来,回来后手就脱了一层皮。”巴洪加罗说,类似的情况,服务队队员都有过,现在也会遇到棕熊和狼群等,但队员们从来没有抱怨和退缩过。

  随手翻开展览室里一本2020年的水源监测记录本,上面用汉藏双语清晰记录着水源名称、监测人员、监测时间、水源所处经纬度、海拔高度、主流、阴流、阳流、水泉/水源情况变化(大、小、不变)、水源所处地地名、水源故事等内容。

  据介绍,服务队已观察记录了聂恰河附近的水源处共1337个,且通过观察保护,达到恢复和净化的目的。

  求英才仁和洛南才仁都是达生村人,虽然年龄相差不大,但生活轨迹完全不同。

  求英才仁没有上过学,一直在家放牧,没有出过远门;而洛南才仁不仅上了学,还考上了西北民族大学,自学了摄影摄像技术。2019年8月11日,因为都加入了服务队,他们相识并且成为了创业路上的好伙伴。

  服务队更像一个因为环境保护而让大家走到一起的互帮互助小组。求英才仁说:“加入志愿服务队后,洛南才仁成了我的摄影老师,一步一步教会我如何使用相机、如何取景、如何拍摄照片。2019年10月,我们俩在县上合伙开了一个艺术服务工作室,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未来发展方向。”

  别让小鸟轻轻叹息,别让蜻蜓折断双臂,

  保护有益的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擦干青蛙的眼泪,快抚平燕子的外衣,

  勿忘地球妈妈的恩赐,我们把爱的使命托起。

  我们是绿色环保卫士,我们是动物的亲密伙伴

  让我们用真诚的心灵,换取大地明天的美丽。

  这是一首写于索布查叶生态游牧文化节的诗。从2018年开始,达生村在每年七八月份都会举办生态游牧文化节。

  “现在我们制定出了长期目标——将索布查叶地区打造成为全国水源保护及生态文化节庆活动原创基地、乡村振兴与生态文明示范基地、水源生态文化体验旅游综合服务中心;挖掘、搜集并整理出版图文并茂的索布查叶地区生态人文导读手册,拍摄并推介具有影响力的水源生态与人文影像作品。”服务队旅游组组长扎西文周说。(李庆玲)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
  生态环境部 回到顶部